MmmmOu

人如头像,做事毫无规则,心情不好就拱的你手足无措

台湾鸡柳配核桃冰,赖冠霖柳善皓金东汉权玄彬1012刷

诚楼衍生-凯飞|【归来】(上)cp:周凯×马少飞

我爱我滴饱饱!

老子乐意:

写文庆祝我和 @MmmmOu 的火苗回来了。


这个故事也没什么,就是一直想写一个马少飞给别人做情妇的文,在周凯出现之前又一直没有合适的大佬。


大佬和小情人互相爱着对方,却因为种种原因排斥,甚至逃避产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感情。两个人互相伤害,又抱在一起相互取暖。他们不肯承认他们相爱了,却一直相爱着。


没什么荤菜,就是有点敏感。
来就来呗

第一次写问卷,送给我和我的仙女,爱她一辈子

老子乐意:

这是我和我家萌大眼 @MmmmOu  一碗污东面姐妹情的见证

其中各种cp大乱炖,画风诡异



中间有一个台楼衍生的小福利送给舍得折腾的孩纸,看tag上的那个字,看破不说破

给所有喜欢的太太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最痛苦的应该是,跳进一个新圈发现一堆以前的对家粉

脑洞 all蔺 相亲对象都不正常

雷,不接受撕逼,不喜欢你找我说,反正我也不可能改

蔺晨今年28岁被家里人催着找对象,七大姑八大姨给他介绍了四个人
梅长苏大学老师31岁,有固定收入和房产车产人品好温文尔雅,而且两个人有共同爱好非常聊得来,可是在几次见面的聊天过程中慢慢发现他好像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正常,于是在多方面了解下发现原来梅长苏以前是个学痞,虽然学习好但是天天打架斗殴,而且他的家庭背景也并没有那么简单,似乎还改了个名字,甚至在谈话间发现他对自己有种特别深的执念
萧景琰公司老总32岁,人沉稳可靠非常绅士,特别懂得照顾人挥金如土,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但是在了解中发现他其实脾气不好变化无常,有奇怪的食物癖好,并且有点爱哭(?)经常说些奇怪的话题让你无从应对
飞流富二代24岁,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纪就被叫来相亲,沉默寡言脾气超差,但是对待对象很认真,男友力满分特别会撩,而且有种年下压迫力,但是面对其他事情手足无措,花钱没有概念,生活常识有问题,不开心时还会动手,特别黏人占有欲强不让你离开半步
萧景睿公司经理26岁,相比之下算是集合了所有人优点的一个男人,和他相处非常愉快不用想太多,但是慢慢的发现他是个严重妹控,对妹妹的事上心到有时候超过两个人的恋情,而且一到晚上就特别忧郁,需要哄哄抱抱亲亲不然就开始胡思乱想弄

满脑子的楼总,除了想日他就是想日他

对在乎的人永远都舍不得他当聊天里最后回复的那一个,看不下去,难受

唉....周瑜太帅了

【all楼】喵咪咪(2)

忘了说是现代au
因为是短篇进度很快
本章明台变回来了

5
两兄弟变成猫以后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应该睡哪儿
以前的床是不能睡了,太大,早上要费老大劲才能把猫捞出来
沙发上不行,早上不小心坐在屁股底下了怎么办
于是明镜找人给两只猫做了两个窝,可后来明镜发现一个窝好像就够了,因为第二天总会看到黑猫出现在橘猫的窝里搂着橘猫睡觉
明楼变成猫以后懒了很多,除了被明台叼着出去玩,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吃饭睡觉的时候度过的,他也不是很粘人,也有可能是没时间粘人,他最喜欢醒了以后蹭着你的脚脖子咪咪叫着让你给他喂吃的,饱了就坐在一旁舔毛,累了就找个地方窝着休息
明镜一开始还是很喜欢变成猫的明楼的,感觉比那个总是严肃着看不出情绪的弟弟可爱的多,后来发现他实在太懒了,而且好像也没有猫该有的轻盈活泼,于是转眼又去撸明台
明诚就不一样了,巴不得把明楼抱着去上班,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黑猫拨到一边,抱出压在身下的橘猫开始亲,直到把猫亲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他,才停下来揉揉他的小脑袋说“早安大哥”
6
就这样过了有大半个月,本来不适应的几个人早就慢慢的接受了这样的相处方式,明镜撸明台,明诚撸明楼,明镜撸明楼,明台找明楼玩,明楼找毛线球和逗猫棒玩
明楼的性格越来越像猫了,刚变成这样的时候,明镜拿毛线球逗他,他都是背过身去感觉生气的样子
现在已经可以自己愉悦的和毛线球玩上一个小时
明台觉得很难过,因为他发现大哥好像更喜欢和毛线球待在一起,于是明·醋罐子·台在明楼睡觉的时候把家里所有毛线球都叼走了
以至于连着三天,晚上都睡在自己早已满是灰尘的小窝
7
这样的情况再一个月后出现了转机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阿香在打热水打算给明台洗澡的时候,一回头发现一个赤身裸体的大男人出现在了眼前
安静的气息被一声凄厉的惊叫打破
晚上,脸上带着红掌印的明台抱着窝在自己怀里玩小鱼干布偶的明楼,接受着大姐和二哥的审问
“你怎么变回来了?”
“哎呀,我的弟弟都没那么可爱了”
“明台,你赶快把大哥给我放下”
“我真不知道怎么变回来的,我只是从外面溜了一圈打算回来和大哥洗澡,就.....哎哎哎阿诚哥你别扭我耳朵!”
明诚和明台扭打在了一起,明镜见状连忙把对方怀里的橘猫抱出来,橘猫喵喵叫了几声蹭了蹭她的手
晚上吃饭,两个人带着伤在饭桌上一句话不说,明镜也懒得理他们,喂完明楼就回房间休息了,留下两人一猫在客厅里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明诚筷子按住明台打算夹起来的鸡腿
“没什么好解释的”
“没什么?那现在怎么办?让大哥一辈子这样?”
“我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明台也觉得很奇怪,他被他大哥带着去物色小姑娘,路上和他置气不愿理他,吃饭的时候也低着头不说话,场面尴尬的要命。气的明楼在桌子底下掐他,他火气上头,当着别人女孩子和女孩家长的面把人给亲了,然后在一片惊呼声中把愣着的明楼拉出了餐厅
回家路上明台就后悔了,坐在身旁的明楼一脸阴沉,看起来随时都会爆发
果然,一到家里,明楼就拿了门口的鸡毛掸子要打他,他一阵躲闪没躲过,挨了好几下,明楼见他被打的龇牙咧嘴,一时又狠不下心,明台抓住机会把人扑在了沙发上,一番动作打碎了桌子上的一个小瓶子
下一秒,两个人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起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两个人都变成猫了
8
“桌子上的那个瓶子是我要来留给大哥用的,被你这小子抢了机会”
“你禽兽!”
“彼此彼此,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那为什么现在我变回来了大哥还是这样”
“可能药效对每个人的时间都不一样”
明台愤愤的戳着碗里的肉,心里想着为什么不多保持一会儿,越想越气,一拍桌子站起来又想和对面的明诚打一架
“喵呜.....”一低头,橘猫蹭着他脚踝叫着,小脑袋拱来拱去惹得他痒的想躲
把猫拎起来抱着打算亲一口,却被肉爪子啪的一下拍在嘴巴上挡住了动作
“看到没,大哥一点也不喜欢你”接过一脸委屈的人手中的猫放桌子上,拿了一个新的勺子给猫喂鱼汤
“你这个骗子!伪君子!”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