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mOu

人如头像,做事毫无规则,心情不好就拱的你手足无措

【狗子川】新衣

和标题没什么关系^q^
且ooc严重的情人节贺文

非酋没有ssr拿捏人物拿不准不好意思

一直没有川皮心里好气但是今天看群官方要给川川出皮了又好激动
大家情人节快乐
(有隐茨酒)

“你们知道吗听说最近又出了新款式的衣服了”

“对呀对呀 而且这回请了傀儡师和青坊主去当模特能”

“我可喜欢傀儡师那个衣服了 真是好看的紧”

“哎 不过你们知道吗听说这回的新衣又没有荒川大人的份”

“荒川大人可能又得罪了谁了吧 听说前几天京都好多阴阳师都被天上掉下来的鱼砸昏了”

“啊 真是 荒川大人脾气太差了 难怪...”

听着远处小妖们的低声讨论 晴明尴尬的回头看了看身旁的荒川之主 被讨论的主人公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但是晴明可以感觉到空气中妖气的波动
“小荒 冷静”神乐伸手扯了扯他的蝴蝶结
“可笑!”荒川之主紧咬着嘴唇 努力忍住不让自己挥手砸死那些碎念的小妖 但是耳边一直萦绕着那些话语
“荒川 别在意 如果出了新衣服我第一时间就帮...”话还没说完 荒川之主一个抬手 游鱼便糊上了晴明的脸
“吾才不需要什么新衣”说罢 他蝠扇一挥转身离开 留下呆楞的晴明和捧着鱼的神乐
“我们最近好像没有觉醒材料了”
“嗯...”

大天狗刚回寮 就被晴明叫去了
他很少回去 一般都在外面追寻他的大义 偶尔到了寮里也是匆匆的换上新打来的六星御魂 然后再次离开
“何事?”大天狗跟着晴明进了茶室 发现自己将要落座的位置上已经放了一盏茶 显然是想和自己长谈一番
见大天狗坐下 晴明便松了口气
“大天狗,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茶凉了”大天狗握杯的手指送开 低垂着眉目看不出情绪 阴阳师听着这话连忙斟上热茶又递过去 这才继续开口
“是这样的 这几天能否留下带着孩子们讨打麒麟  茨木一直没有材料觉醒”
“不是有荒川在吗?”大天狗眉心微蹙 自然是不太情愿
“啊...荒川这几日,心情不好,你也知道他不开心时大招都很少出手,最近几日更是连院子也不出 ”
“那就姑获鸟 她不是最爱带孩子了吗”
“近日我召来了几只山兔...姑姑她喜欢的紧,只肯跟在她们身后,茨木已经饿了几天都没人管了,你看..”
大天狗眉梢一挑说到:“我去看看那荒川是怎么了”
不等晴明反应 大妖已经撑开羽翼消失在了茶室内
也是转眼 晴明回过神 刚刚焦急的神情也被愉悦取代 嘴角泛着笑
“晴明,这样做很不好”神乐从屏风的后面走了出来 随后坐在了他的身边
“神乐 有时候演技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大天狗来到后院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见到那人的身影
平时这颗樱花树下的小河旁 那人总会靠在那大石小憩 阴影笼罩着让平日里那个显得暴戾的男人生出几分温和 有时也会看到他脱掉自己的靴子 两只脚踏入河中任由水流流过脚面 舒服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他的尾巴摇动
可今日未看到他
大天狗有点气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样的感觉 在他的想法里 这个人必须是要在自己来到时出现在那儿等着自己
大天狗 飞过小河来到了庭院门前 河童远远的便看着那黑色翅膀的大妖朝这边过来 他连忙放下手中的扫帚 拉着还在池塘旁边照镜子的鲤鱼精离开
一阵微风吹来 带着樱花花瓣在院子里飞扬 大天狗收起羽翼 那个他一直在寻找的男人正半躺在上 眼目闭合似乎是睡着了

大天狗轻声走到他面前 确定他是在休息了 便低着头大胆的盯着那人的睡颜
荒川之主并不是什么特别俊美的妖怪 皮肤的颜色也有点诡异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 自己还是个小妖 而那时候的荒川之主已经是青年模样   他在羡慕的同时 也会有点害怕 他从未见过除了自己族人以外的妖怪 当时看着这个妖气强烈和自己长的完全不一样的大妖时 心里十分抗拒
但是到后来才知道 这个男人和表面的冷酷残暴完全不一样 他还记得自己成长以后 去那荒川看他 平日里威严冷峻的人捧着不知哪儿来的食物坐在内室一口一口的吃着 脸上露出难得的温和

一想到这儿 大天狗便轻笑出声
荒川之主觉得这几天都坏的不得了 先是自己的鱼被九尾猫偷了几只 然后是听人说那大天狗和其他男妖好像弄出了点什么事 接着又是被一群小妖背后议论 而且晴明还用那种哄孩子的语气来和他说话
都把他当做什么了
于是回去以后 荒川之主从大院里带上了自己心爱的鱼 回到自家院子设下结界把自己关了起来
河童椒图和海坊主前前后后来问过他无数次发生了什么 可他都一一搪塞过去 到后面他们也不问了就是安分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有时候去和荒川说说这几日的状况
今天 荒川意外的心情好了很多 现在是春天 最容易犯困的季节 他一个人本是坐在庭院里盯着那满天飞舞的樱花想这事情 后来便不知怎么的来了困意 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 一个黑羽大妖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嘴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汝为何在此?”荒川之主立马回了神 他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随意披着的外衣也滑落在一边
大天狗不语 伸出手想去去帮他整理衣衫 却被人拍到一边
他也不恼 就直直的盯着那人现在这身衣服 荒川之主很少穿换其他衣服 向来都是一件紫羽领的青蓝色外衣 刚刚就那样松松垮垮的套在他的身上 他以为这人还是穿着哪件衣服 谁知道只是用来保暖了
而现在这衣服他是没见过的 就连以前大天狗进他房间时也不曾看到这件新衣的影子 今日看他穿在身上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银色为衣底 大袖上红色的锦鲤和河水水纹相印 腰间用绣着花纹的衣带潦草的系着 裳尾也点缀着一些颜色 让人看着心里欢喜
而在这件华衣下那具成熟性感的身体才是最让大天狗欲罢不能的
大天狗的眼神暗了暗但脸上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变化
“听晴明说荒川大人把自己困在院子里不肯出门 也不知是何原因”大天狗走到他身边坐下 手也伸着去拉扯他的衣摆
“和汝有何关系”荒川之主蹙着眉脸上写着不悦 显然是不愿意说什么的样子
“也不知是谁惹了我们的大妖 竟然连讨伐小小麒麟也没了心情 真是罪孽深重”嘴里是这样说着 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悄悄的送开衣摆
“不过若是你不愿意,我去便是,肯定不会让那晴明拿你当苦力”说罢 手慢慢的探了进去手指附上了藏在衣服下的那鱼尾揉捏
“嗯呜...可笑,吾..还要汝保护吗?”
果然 耳边传来了一些不一样的喘息
见荒川之主这番模样 大天狗更加放肆起来手顺着尾巴向上摸去 在触到他的尾椎时轻轻的在上面划圈然后用手指轻按 另一只手打算把哪件新衣解开 却猝不及防的被人一尾巴甩在脸上

“汝放开!”带着点怒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接下来大天狗的脚下水流窜动 哗啦一下 整个人变成了落汤狗
“你这是怎么了”大天狗也有点气急 刚刚好好的气氛也不知怎么回事变成了这样 这让他很难受
“把汝这身衣服换了,花花绿绿的看着碍眼”
还不等大天狗开口荒川之主已经进了内室关上了门
大天狗再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他穿回了白色的狩装 翅膀上的羽毛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但是再这初秋的夜被风一吹还是有点冷
他走进院子 打开门 发现小桌上已经备好了晚饭 荒川坐在桌前 下午哪件银衣已经褪下 又换成了往日的装束
“那件衣服不是挺好看的为什么不穿了”
“怕有人又有何非分之想”
大天狗自知理亏 只好换个话题讲
“那衣服 是晴明买给你的?”
“吾可不和汝一样受宠 有款式繁多的新衣”荒川漫不经心的说到“这个是鲤鱼精前日从一处人家那儿买来的”
大天狗不悦 妖界这些新衣都是从人类那边选好供奉来的用的甚至时比得上皇宫里那些人衣服的材料 何时要沦落到穿那些平常的衣服
他知道荒川在人界的人气并不如自己一般高  心悦诚服的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大多都是畏惧他的妖力 害怕他的专治 对他都是战战兢兢 可谁曾想过 就是这样的一个妖怪 在看到自己荒川的子民吃苦受罪时彻夜不歇的打理和整顿 就是为了可以保护自己的一方水土
而那些人竟然这样对他
大天狗的怒气越来越深 周围妖气波动很大 低头吃着东西的荒川之主疑惑的抬头 看到的就是一脸黑气的人
“汝怎...”话还没说完 荒川之主就感觉被一片阴影笼罩 下一秒整个人被大天狗压在身下死死抱住

“汝发什么疯?”荒川之主觉得对方有点莫名奇妙 他现在被大天狗抱的很不舒服 挣扎着想要脱 但环着自己的那双手缠的更紧
大天狗炙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后 黑羽微微的煽动 空气中的妖力似乎小了很多 荒川之主叹了口气 任由那人抱着自己
“我给你买新衣服”过了不知道多久大天狗开口
“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荒川之主听的云里雾里 他感觉自己永远都跟不上这个年轻大妖的脑回路
“荒川 和我一起去完成大义吧 不要在管这些人类了”
“这是吾的子民 吾和汝可不一样”
“你的子民就是这样对待你的?连个像样的新衣都没有吗?”大天狗抬头 语气里满是质问
“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汝不是刚刚还说那衣服好看吗”
“那不一样 荒川”大天狗抬手捏住他的下巴让那人直视着自己 对方紫色的瞳孔里可以看的到模糊的自己 脸上是焦急与无奈
“为何不一样”

柔软的指腹摩挲着他的脸庞 指尖轻轻划过他的嘴唇 然后低头吻上了那对薄唇
不是以往那种带着侵略性的霸道的吻 而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因为只有最好的东西才能与你相配”
荒川之主一怔 双手环上他的脖颈 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有最好的汝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早 阴阳师拎着闹腾着要吃吞奶的小茨木打算去找酒吞 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大天狗
“大天狗?你怎么来了”
“帮你打觉醒”
“真是谢谢了,不过荒川去哪儿了?”
“恩?在休息呢”
“啊...这样”
“晴明阿爸 快点带吾去找挚友 挚友肯定等吾好久啦!吾要立马见到他!”
“好好好 你快别说了”
晴明今天也被塞了一嘴狗粮

end.啦

评论(6)

热度(80)